歡迎進入伟德体育官網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係我們 服務熱線: 0731-85592867
 
新聞中心
公司簡介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安全】危險品物流管理如何借大數據東風

發表時間:2016/09/21




危險品在運輸與倉儲過程中,極易發生爆炸、泄漏和汙染等事故。去年8月,天津港危險品爆炸事故帶來血的教訓,今年7月,全國海關就此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集中性警示教育。據不完全統計,僅去年一年就發生了近百起大大小小的危險品生產安全責任事故,造成許多生命的消逝和巨額財產的損失。


“百年累之,一朝毀之”,危險品的物流安全問題成為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有針對性地進行係統有效的預防、預警、應急處置與善後處理,便成為危險品物流發展中的當務之急。


一、危險品物流高速增長


按照百科的解釋,危險品是指在使用或者運輸、倉儲過程中,會產生對環境、健康、安全及財產造成危害的物質,按照化學性質一般分為爆炸物和引爆媒介物、易燃性和毒性氣體、易燃性液體、易燃性固態、氧化媒介物及有機過氧化物、毒性及感染性物質、放射性物質、腐蝕性物質和其他危險性物質等九類。


隨著我國經濟進入中高速增長,對高端化工產品的市場需求持續增長,危險品物流開始步入高速增長期。


據統計,2015年全國危險品運輸量約為10億噸,危險品道路運輸企業約為1.1萬戶,運輸車輛約31萬輛,從業人員約120萬人,而每年運輸量增速達10%,居全球第二位,且可能很快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危險品運輸國家。


危險品物流的迅猛發展客觀要求各管理部門以更快的速度建立起更加完善的危險品安全管理體係。


實際上,中國的物流企業非常粗放,“中國的物流行業能夠發展存在很大的機遇性,很多企業發展業務靠的不是技術和服務,而是資源。”,中遠化工物流有限公司安全技術管理部總監、戰略發展部總經理史毅平說。


“中國的物流行業在安全管理方麵跟國外是有很大差距的。”史毅平認為,由於熟人管理、被動管理,很多企業連安全管理的原則、目標、意願都沒有,這就極易造成操作不規範而引發事故。


“我們缺乏的是自主管理或者叫團隊管理,”史毅平說,杜邦物流全員管理的方式值得學習,“管理不能出於自然本能,需要打破本位主義和依賴心。”


二、整體規劃係統待建立


誠然,我國政府和相關管理部門已陸續建立了一係列規範危險品物流運作的法律、法規和標準,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危險品物流的安全係數。但近幾年來,每年發生超過百起安全事故,發生率遠高於歐美發達國家。


這其中,既有專業水平不足的問題,也有基礎設施條件差的問題,既有管理部門過多而協同管理不足的問題,也有信息化程度低導致監管能力差的問題,清華大學工程管理碩士教育中心執行主任劉大成在文章中提到,核心還是缺乏整體規劃和係統建構。


危險品物流中的多頭管理是其中最嚴重的問題之一。交通、公安、質檢、安監、工商、環保、衛生、稅務、海關等部門分頭管理、職能交叉,形成的所謂閉環管理機製,容易存在爭利時一哄而上而出現事故時則推卸管理責任的可能。


上海日陸外聯發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江永銘坦言,在他看來,有些檢查確實“莫名其妙”,政策標準不一就造成危化品企業接受政府檢查時有很大的困惑,“公安部說你危化品的倉庫太大,便於管理隻能開一個門,交管說你倉庫這麽大,極易出現安全問題,要開四個門。這種‘恐怖檢查’使企業無所適從,政府管理不能九龍治水。”


“實際上我們很多大的客戶,包括外資企業,來檢查的次數比政府檢查還要多,但是檢查的細節都會講得很清楚,也比較合理,讓人服氣。”江永銘說。


危險品行業管理不規範還表現在行業間執行標準存在差異,整體優化有難度。“危險品的管理是屬地化的,”史毅平說,“比如上海市跟江蘇省和河北省就有非常多的地方法規,造成危險品在運輸過程當中,跨區的時候標準是不統一的。”


另外,在受法律保護方麵,危險品物流還沒有一部專門的法律,“《安全生產法》或是《交通安全法》都不能全覆蓋危險品的生產和流通。”史毅平說,《危險化學品安全法》或許能夠打破行業和區域化的壁壘,“安全總局正在做調研,希望這項法律能夠盡快出台。”


三、大數據離不開體製、係統創新


實際上,危險品物流管理體係的主要目標是安全,其次才是效率;而危險品物流運營企業關注的主要是效益,安全則是約束的門檻。


劉大成認為,利用大數據實現物流安全管理的需求在於各級管理部門,特別是很多部門還都有非常龐大的數據在手。例如,儲存在交通部門的運輸工具安全管理、從業人員資格等數據;儲存在公安部門的危化品安全管理、劇毒化學品購買許可證、道路運輸通行證、運輸車輛的道路管理等數據。


而通過各個區域、各級政府部門建立的大數據平台,可以高度共享協同以往分散存儲的安全管理信息數據,從管理源頭上實時杜絕任何不符合危險品安全倉儲和運輸條件的企業、設施裝備、從業人員以至安全管理體係,有效規避多頭管理中的客戶信息數據衝突,讓法律法規和標準在企業管理中落地生根。


當然,單純依靠危險品物流運營企業的自律還難以保證全係統的安全,劉大成提到,可以利用大數據進行深度數據挖掘,從危險品的采購、生產製造、包裝、分揀、儲存、運輸、配送等全供應鏈環節上實現企業級、區域級和國家級的安全風險識別、控製和規避。


利用大數據建立強大的分級危險品物流安全監控中心,實時對所有危險品的生產、倉儲和運輸,實施嚴格的全流程信息管理,包括貨品及貨物盛裝物的車載移動終端、倉儲終端、作業人員識別標簽等,並建立基於風險識別的預警和報警係統,這有利於危險品物流安全事故發生的應急處置和救援互助。


對此,史毅平表示認可,“信息化技術應該能夠將企業的業務係統、監控係統、應急係統、安全標準化係統整合成一個有效的兼容的管理平台,但是整合的過程並不容易。”


新奧能源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黃昌偉認為,大數據或是“互聯網+”不僅僅是簡單的技術問題,“更多的是體製、係統的創新,要從管理、體係、教育、培訓、員工、技術、監控等等方麵建立一個完整的體係,才能實現危險品物流行業的提升,才能達到社會對物流企業越來越高的要求。


內容轉載於網絡,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讚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我們聯係刪除,謝謝!